本篇文章引用自此
**引言:過去,是個時勢造英雄的時代。現在,卻是個逆境中求生存的年代。我們雖然沒辦法決定生於何時,但,生不逢時的我們依然要勇敢地去面對困難。因為,努力,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。** 

七十五年次出生後的我們(註一),活得好悲傷。

還記得我們出生的那一年,台灣正式解除戒嚴,小時候的我們親眼看到外交部變成「斷交部」,那時候的我們沒有甚麼感覺,只把他當笑話看。我們看著紅遍全台的連續劇,長大之後才發現,裡面的對話文言到光娛樂戲劇都可以增進國語文程度。

這時期的社會不外乎是十大建設跟經濟起飛,當代台灣社會的資產階級幾乎都是從此階段白手起家,又或者是忙著炒股票地皮。台灣由輕工業、重工業開始邁向第三級產業,帶來的是一連串的環境汙染。只是這些我們只能從「生活與倫理」或「社會」課本上學到:不該隨意排放家庭廢水云云。

國中時期的我們,看到不同路線的教育部長被撤換,經歷了一次被稱為白老鼠的實驗性質學測。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出現了莫名其妙的「時事題」,逼得我們每次新聞上發生甚麼事情都要戰戰兢兢,學校的老師也要想辦法把這些東西隨時印入教材。(註二)在這之前我們還看到有人抵抗聯考(據說他還寫了一本書),說穿了不過就是逃到外國去。接受他們眼中更高等的教育。考試結束後,我們斤斤計較著量尺分數,然後開始質疑考試的公平性。補習班出現一大堆落點分析,卻只是加深焦躁與恐懼的程度。

同個時期,我們還經歷了台灣史上數一數二的九二一震災,許多人的親人朋友在這場意外中喪生。中台灣一片百廢待舉,但天災向來不能完全擊倒台灣。

也是在這時,我們引以為傲並寫在「認識台灣:社會篇」教科書中的亞洲四小龍,已經漸漸被發展中的中國所取代,並有大量台商進駐大陸。之後是2000年的總統大選,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,讓人民覺得民族長足進步,腐敗的政治體系又將大幅改革,經濟也許能再次起飛云云。

然後我們終於上了高中。也算一段不好不壞的時期,這時期的台灣開始通貨膨脹,燃油也出現危機,各種專家學者不斷地警告地球還有多少壽命,以及我們還有多少非替代性能源可供使用。開始有學童繳不起營養午餐費,每年世界展望會舉辦的「飢餓三十」活動人數卻漸漸增加。

經濟不景氣之下開始有「詐騙集團」,把整個台灣社會搞得七葷八素,電視上時時可見各種職業的社會人士被騙光終身積蓄,從教師到尼姑,從工程師到老榮民無一倖免。追根究柢才發現賣出我們個人資料的卻可能是人力銀行,或是從小到大繳錢不手軟的補習班。

這時的911事變轟動全球,連大樓的煙霧看起來像撒旦這種報導都可以持續一周。美國對恐怖分子宣戰,進而發動伊拉克戰爭。讓世界情勢一度陷入緊張,接下來是遍布全球的的恐怖攻擊,連台灣也開始擔心中共會不會打過來。

人力銀行大概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出現,電視上開始有了「想找我,請上____人力銀行網站!」。然後我們的父母開始焦慮孩子以後出社會找不到工作,拼了命也要把自己的孩子塞進大學裡。也有「社區大學」這種觀念開始出現,彷彿沒有大學學歷就等同殘廢一般。從國中延續而來的「一綱多本」、「時事入題」、「落點分析」依舊困擾著這個年代的高中生。

以蘋果日報及壹週刊為首的媒體也是這個時候進入台灣,大大地改變了台灣的媒體生態。天曉得彩色印刷的報紙,上面刊載著遍佈屍塊的車禍現場,是多麼挑逗台灣讀者的胃口。

之後我們上了大學,好不容易以為脫離了一連串升學噩夢。令人氣憤的卻是髮禁在我們踏出高中校門的那一步被廢除了,但我們卻早已脫離那個時期,只能在大學裡享受著原本的自由。之後,第二次的政黨輪替來臨,我們面臨的是前國家元首的貪污。一連帶來的是從小喊到現在的經濟不景氣。油價一度飆漲到每公升30餘元,各種新名詞傾巢而出,在那些社會人士的眼裡,我們不過是講著火星文的草莓族。又或者是不事勞動的宅男。奇怪的教育路線讓我們開始廣設大學,然後指定科目考試十八分也能上大學了,讓大學生的評價更加降低,當然不可忽略的還有「大學?生了沒?」這個腦殘節目的貢獻,

大學四年裡面,我們經歷過多少轟轟烈烈的大事?我們有野草莓學運,最近也有反波波遊行。我們看到國家元首高舉著帶著手銬的雙手,高喊著政治迫害(還登上世界各大報亞洲版頭條)。世界一如往常地轉動,美國的金融風暴持續影響台灣,硬碟產業大跌,科技產業技術全面外移中國。大陸客大舉進入台灣,去個故宮都可以聽到大嗓門的遊客。

物價持續地攀升,薪水卻還是十年前的水準。
找不到工作的流浪教師,讓師院體系學生人人自危;
找不到工作的留學碩士,常常回國卻去應徵清潔員;
找不到工作的死大學生,被煽動去考金飯碗公務員;

然而,剩下的呢?剩下那些被私人企業奪走健康肝臟的派遣或一年一聘職員,那些學業中途被老鼠會般的直銷迷魂拉走的可悲青年,還有那些高考、普考一考再考,最終還是個家裡蹲的無產階級。還有更多嗎? 是的,還有。他可能就在你出門買個早餐的時候站在你旁邊等著付錢,手上的幾個銅板還是前天晚上跟父母要的。

為什麼? 只因為我們是一群生錯年代的族群,我們沒辦法趕上50-60年代的經濟大起飛,然而那時的勞工階級早已成為管理階層,或是在家裡大翹二郎腿喝洋酒。我們沒辦法自己作主,只好任人宰割。在他們眼裡,我們就是一群沒有髮禁,當兵又當得沒他們久,耐壓力超低的草莓族十八分大學生。以往的大學生身分再也不被尊重。然而,這是誰造成的? 我們應該把矛頭指向誰呢?
 
直至最後,矛頭刺傷的依舊是我們自己,因為那些下決策的權力階級,現在大概還在家裡睡大覺,等著明天愉快輕鬆的養老生活。

年輕人? 干我屁事?

一:很不幸地,我是七十六年次出生的。
二:長大之後才發現時事題不過就是把101大樓寫在題幹裡,與考題毫無相干。

Ed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