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路文章分享

星期六偕妻兒回家,年近花甲的母親喜不自禁,一定要上街買點好菜招待我們,怎麼勸也不行。

母親說:「你們別攔我了,你們回來,媽煮頓大餐請你們,

不是受累,是歡喜呀!」
我便說:「我陪您去吧!」母親樂呵呵地說:「好I好!你去,你說買啥,媽就買啥。」

母親年齡大了,雙腿顯得很不靈便,走路怎麼也快不起來。
她提著菜籃,挨著我邊走邊談些家務事。
「樹老根多,人老話多。」
母親這把年紀了,自然愛絮絮叨叨,別人不願聽,兒女們不能不聽,那怕裝也要裝出忠實聽眾的樣子才行。

穿過馬路就是菜市場了。母親突然停下來,把菜籃挎在臂彎裡,騰出右手,向我伸來...一剎那間,我的心震顫起來。
這是多麼熟悉的動作呀!

上小學時,我每天都要穿過一條馬路才能到學校。
母親擔心我的安危,總是要送我過馬路才折身趕去上班。
橫穿馬路時,她總是向我伸出右手,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,
牽著走到過馬路,然後低下身子,一遍遍地叮囑:「有車就別過馬路」。

「過馬路要和別人一起過。」二十多年過去了,昔日的小手已長成一雙男子漢的大手,昔日年輕母親的細嫩軟手,已成為一雙枯乾節深的粗手,但她牽手的動作依然如此嫻熟。

她一生吃了許多苦,受了許多罪,這些都被她像掠頭髮一樣一一掠開,但對兒女關愛的情腸卻永遠也掠不去。

而她的兒子,卻對她日漸淡漠,即使一月半載回來看她,
也是出於一種義務,只為了不讓別人指責自己不知孝順、忘恩負義,不只缺乏誠意,更帶著私心。

我沒有把手遞過去,而是伸出一隻手從母親臂彎裡取下籃子,
提在手上,另一手則伸出來輕輕握住她的手,對她說:「小時候,每逢過馬路都是你牽我,今天過馬路,讓我牽您吧!」

《母親的眼裡閃過驚喜,笑容蕩漾開來。》

「媽!您腿腳不靈便,車多人擠,過馬路千萬要左右看清楚,
別跟車子搶時間。家裡有什麼難事,不管多忙,我們都會回來的。

我是您一泡尿一泡屎,養起來的兒子呀,您還客氣什麼?」
母親便背過頭揩淚。


牽著母親的手過馬路,心裡有幾許感激,幾許心疼,幾許愛意,還有幾許感嘆。

我們能夠愛幼,但我們卻時常忘了像愛幼一樣尊老。

為人兒女者,當你緊緊握住你的兒女的小手時,也別忘了,父母的老手更盼望著我們去牽啊!


是啊!一股暖暖的感動,在心中慢慢暈開...看著不禁眼淚奪框而出,有多少人可以了解母親的心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愛一個人...

要了解,也要解開;要道歉,也要道謝;

要認錯,也要改錯;要體貼,也要體諒;

是接受,而不是忍受;是寬容,而不是縱容;

是支持,而不是支配;是慰問,而不是質問;

是傾訴,而不是控訴;是難忘,而不是遺忘;

是彼此交流,而不是凡事交代;

是為對方默默祈求,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;

可以浪漫,但不要浪費;

可以隨時牽手,但不要隨便分手。

共勉之!~

Ed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