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想念博士,正在念博士,或已經念完博士的人,都應該看看這篇文章!

作者(現任清大教授) 對於目前學術界的博士畢業生的現況和未來有一針見血的解析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位讀者來信問,面對國內博士過多的問題,「你會鼓勵你優秀的學生唸國內或國外的博士班嗎?就算國外名校畢業的博士也可能找不到理想的教職工作怎麼辦?」

我一向鼓勵自己的兒女出國,但是有一個條件:必須是為了打開自己胸襟與眼界而讀書,而不是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
――唸完博士本來就不一定會找到較好的工作。我甚至經常跟年輕人說:唸完博士以後很可能會更難找到工作,屆時一定要記得:出國是為了開發自己的能力,如果是因此而使得找工作更困難,一定要記得初衷,願意比沒有博士學位的人更努力去屈就找得到的工作,甚至花更多的時間去找到一份不喜歡但過得去的工作。理由等一下馬上就說。

除非妳有出國的好理由(以前的部落格文章裡提過三種),其實我從不鼓勵學生出國(不管妳多聰明),我尤其不鼓勵學生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而出國。台灣的產業界絕大多數不需要有博士學位的人――他們要的是聰明的人,但聰明跟有沒有念博士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我從不鼓勵學生在國內念博士,任何人找我念博士一定會被我質問一大堆問題,並且跟他們說清楚念博士跟賺錢無關,在國內念博士很難找到教書工作,最後他們還有能力說得出來為什麼仍舊要跟我念博士,我才會收。接下來,我在引導他們做博士研究時,一定默許他們自己另外花時間培養就業技能,甚至協助他們培養就業技能,而學生若想要中途輟學離開,我一定同意,毫無困難。所以在清華教了28年,在我指導下畢業的博士一共只有四位。

國內學校沒有多少教職的缺,早已如此,而人文學科更是如此。名校博士找不到教書的缺,1990年代以來就已如此,虎尾技術學院早就有一位MIT的博士。



現在狀況更糟。名校回國的博士一大堆極少數人一回國就申請到國立大學的教職,能夠在回國兩、三年後從私立的科技大學轉到國立大學的,已經算是非常的幸運、傑出。有更多的歸國博士好不容易地申請到不知何時會倒的私立科技大學,每年要設法像拉保險一樣地拉學生入學(算積分、點數),卻一直沒有辦法申請到更保險(不容易倒)的大學。這樣子一直蹉跎歲月,真怕他們有一天會變成中高齡失業。

而申請到國立大學的名校博士們,往往為了六年升等而跟別人一樣不擇手段地炒作論文,還要迎合系裡的大老,參與他們的產學合作計畫,實際上是幫他們發展業界需要的技術(而大老只負責要錢、不做事)而無法發表論文,以及負責系裡各種行政工作,當大老與系主任的小弟。

學術界風氣這麼糟,其實我已經不再鼓勵優秀的年輕人非得教書不可。能教書也好,我現在更鼓勵優秀的年輕人出去創業,增加就業人口,避免台灣被少數財團綁架、勒索。如果沒機會教書,自己也沒有能力(或興趣、性格)創業,要低得下頭,忍得下屈辱,跟高中、大學畢業的年輕人一起幹起,甚至比他們忍受更多老闆的質疑與屈辱,去找到第一份工作。

大部分老闆不喜歡博士,因為他們很難帶:沒讓他們比別人早升等,他們會一肚子怨言,成為公司裡的亂源;讓他們比較快升等,公司年資久的員工會怨老闆,一樣是製造公司管理上的困難。帶著博士頭銜想要進公司,妳必須要讓老闆相信:妳願意跟大學畢業生一樣從基層幹起,也願意跟大學畢業生一樣慢慢升等,妳重視公司與同事的情誼,絕對超過升遷這種事。

因為博士找工作不易,如果你已經在國內念博士,重新想清楚要不要趕快休學去職場找自己的機會;如果妳已經在國外快拿到博士了,盡量設法先在國外做一兩年工作(盡量不要是教書),只要妳的業務跟台灣有關(台灣所需要的專長),可能會遠比直接回台灣找工作還容易。

台灣的老闆「遠見」很短,多半只有一、兩年的打算,而看不見更遠的市場。因此,他們要的是年輕耐磨,姿態低、要求少而忠誠度高,或者馬上能用的人(所以「104人力銀行」都寫「工作經驗三年以上」)。因此,他們很少想要博士畢業生,更不會想要去培養。但是,如果妳有機會在國外工作過,熟習的業務正好是老闆下一階段想發展的,馬上會用妳。

如果有人比我說的還順利,那真的是意外,要感謝老天爺,要珍惜自己的好運,要善待身邊的人。

假如妳是名校畢業的優秀博士,卻必須要從基層幹起,在業界做無聊的工作,我勸妳不要氣餒!我也曾經認命地選擇工學院(準備出去當工程師)而不敢念人文科學,我爸媽那一輩的親戚有許多遠比我聰明有才華的人,也都是因為時代而不得不屈就不好玩的工作。家母小學時是桃竹苗三縣的畢業考筆試第一名畢業(贏過所有日本人),家貧而差點沒辦法念初中,而初中畢業後卻當夜間電報員當了幾十年,然後當最基層的總務當到退休。想一想他們,妳一定會覺得自己很幸運:至少有機會出國念博士,至少曾經可以有選擇。

工作只不過是職場的一種角色扮演,得以時有得以的選擇,不得以時有不得以的選擇,不用在意。要在意的是為人!一個有能力的人,他的內在價值、尊嚴與意義要靠自己看見,而不需要倚賴別人。

本篇引用自:  http://mhperng.blogspot.com/2011/09/blog-post_18.html

,

Ed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