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知不知道這個社會已經悄悄改變了!? 變得越來越難生存!?

你還在努力念書找個好工作嗎? 那你真的應該要撥空看看這篇文章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張志勤、孫沛芬  報導

小雯是民國八十年後出生的「八年級生」,身為獨生女的她,十年後將扛起撫養一家老小的重擔,包括父母、祖父母,甚至外祖父母,連同她自己,至少要養七個人。在生育率逐年降低、老年人口增加、國民所得停滯,及國家負債日增的情況下,十年後的小雯,將是背負沈重壓力的「扁擔族」。

 

小雯的父母就像現在愈來愈多的家長一樣,因為許多因素只願意生一個,他們把所有心血全放在惟一的血脈身上。不過對於小孩未來繁重的負擔,小雯的父母雖不願意但也無法想這麼多。

 

「我們家只有我一個小孩,所以爸媽常說我是他們惟一的指望;我每天要補習各種科目和參加才藝班,以後有所成就才能供養他們。他們還常說,因為都把心血放在我身上,就算以後嫁人了,也不能不照顧他們。」

 

小小年紀卻心思早熟的小雯,對於自己未來即將承受的重擔已經了然於心,只是這個超級大扁擔到底有多重?小雯還沒真實感受到。

 

「養一個孩子不容易,從出生一路培養到上大學,少說要上千萬。我們經濟能力有限,只敢生一個,小雯就是我們全家人的寶。」小雯的母親表示,當初本來想當個頂客族,夫妻兩人就這樣相伴到老,後來在各種壓力下生了小雯,於是就把一切希望全放在女兒身上。

 

同樣只育有一子的揚昇聚俱樂部總監許瑜容,卻有不同的看法。「我只生一個是因為工作實在太忙碌,況且只有一個小孩便能將所有的心力放在他身上。經濟對於我來說不是問題,但如果沒有時間照顧,多生一個對小孩來說反而不公平。」

 

小雯的父母和許瑜容一樣都還不到四十歲,家中的長輩依然健在。長大後的小雯,面臨一家子的長輩,未來得要多加把勁賺錢養家,否則高齡化的家庭結構,將讓小雯喘不過氣來。許瑜容表示,未來只要小孩快樂就好,並不奢望孩子能夠賺錢養她。對於國民所得停滯,及國家負債日增所造成的壓力,許瑜容認為未來的年輕人的確會比較辛苦。

 

只生一個小孩的家庭在台灣愈來愈多,「獨子化」的結果將造成人口數銳減;但稅負提高的結果,未來將壓得八年級生喘不過氣來。

 

許瑜容認為,未來的年輕人不管家中經濟狀況如何,將會過得比較辛苦。

 

怕養不起 只生一子

 

「不是我願意只生一個小孩,我知道一個小朋友在家時很孤單,也知道未來讓他一個人照顧我們會很吃力,但是現在養小孩實在太花錢了,經濟又不是很景氣,想再生卻沒辦法養啊!」楷楷的父親 張 先生,語重心長心長地說。

 

天真無邪的楷楷今年就讀小學三年級,是標準的八年級生,不過他似乎不大懂父親在說些什麼,一直在旁邊吵著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。

 

張爸爸表示,其實他有很多同學都只生一個,最簡單的因素就是教養品質的問題。從前的父母生兩、三個,是因為那時候的小朋友只要吃得好、穿得暖就很偷笑了;現在養小孩,上安親班、才藝班都要錢,電腦及遊樂器一樣都不能少,而且大部分的小朋友都是如此。

 

其實很多年輕父母不願意再生,最大的原因就在於經濟問題。張爸爸語重心長地說:「從前的人都說他們以前過得有多苦,批評我們這些年輕人沒吃過苦,但是大家想一下,我父母那時候的房價不過一百五十萬元左右,當時的月薪是一萬五千元;如今那棟房子翻了六倍,我們的平均薪水有九萬元嗎?到底是誰的負擔比較大?既然經濟方面不許可,當然就沒辦法再多生小孩,這是很現實的問題。」

 

對於日前行政院呼籲大家要多生產報國,不然會影響國家未來的生產力,張爸爸對此表示不滿,「政府只知道叫大家多生,卻不去想為什麼我們不願意多生的原因,搞經濟搞得大家那麼窮,誰來付錢給我養小孩啊?」

 

名主持人鄭弘儀雖然有兩個小孩,不過面對老人愈來愈多的情況,他表示,小朋友未來的路的確比較難走。不過他說,想要讓小孩的負擔不要加重,最好的方法只有多生幾個,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,小孩生了自然就會養得大。

 

政府舉債人民無奈

 

王育誠說,錢要我們的下一代還是不公平的事。

 

除了老年人口造成八年級生的負擔外,政府愈來愈多的負債也是另一個沈重的包袱。最近聽到政府要花大錢買武器,身為八年級生家長的 李 太太,感到無奈而且非常憤怒。

 

「這些錢未來都要我們的小孩去還,有沒有人問過真正要埋單的人願不願意?不能因為他們沒有投票權,就把一切痛苦都丟給他們,這真的很不公平。」

 

太太接著表示,教改弄得亂七八糟,八年級生首當其衝而且深受其害,如今還把負債丟給他們,是殘忍而且沒有眼光的做法,「我們寧可不要享受什麼建設的成果,只要我們的小孩未來不要那麼辛苦就好了。」

 

同樣有八年級女兒的王育誠議員認為,民進黨政府拚經濟看不出什麼成果,舉債花錢的能力卻是一流,這些錢到時候都是我們的下一代要還。王育誠說,他生小孩沒有想過可以養兒防老,只是對他們未來的生活水平感到憂心。

 

10年後 生育率跌破1

 

政大社會系教授呂寶靜認為,社會福利配套措施是因應老年化社會的重要政策。

 

今年13歲的8年級生,10年後,將面對平均生育率低於1的情況。8年級生要承擔撫養上一代的大扁擔,卻將面臨沒有下一代分擔壓力及撫養自己的新困境。

 

同樣以23歲的年齡來看,民國50年出生的5年級生,23歲時的生育率還超過2人;6年級生23歲時的生育率為1.67人;7年級生23歲的生育率則有1.24人。民國80年出生,現年13歲的8年級生,在23歲時,平均生育率將不到1人。

 

新生兒的出生率下降,但過去10年間,台灣65歲以上老人增加了60萬人;10年後,台灣老年人口將超過300萬大關,這是8年級生最沈重的負擔。

由於醫療技術進步,平均壽命延長。到了民國102年,老年人將占所有人口的 1/10以上。根據衛生署的衛生統計動向調查顯示,台灣到西元2051年時,65歲以上的老人人口將逼近總人口數的1/4。

 

老年化社會到來,將形成社會、經濟各方面的問題,國立空中大學台中中心主任謝明瑞認為,盡管醫療技術進步,但人一旦進入老年期,身體機能勢必退化或失去功能,成為身心障礙者,這樣的老年人,也將占所有身心障礙人口的1/3以上。

 

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黃耀輝 博士說,老人化社會的隱憂是年輕人的負擔會加大,同樣是一個月賺30,000元,扣掉繳稅及種種的保險,未來8年級生放入自己口袋的可能不到20,000元。

 

黃耀輝接著舉出一個真實的案例:當年日本曾經有個年輕人在大街上,突然抓狂去毆打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,原因只是因為年輕人認為老人太多造成他們負擔過重。打人當然不可取,不過該名年輕人的論點,在當時引起日本社會上很大的迴響,紛紛要求政府減低不必要的支出,重視年輕人負債的程度。

 

物價高漲 錢途黯淡

 

萬興國小教務主任王國樑,同時也是8年級生家長,早已為自己規劃老年生活。

 

10年後供養的老年人口增加,未來8年級生在手頭上將愈來愈緊,因為從民國85年後,國民所得增幅一路踩煞車,目前幾乎呈現停滯狀態。

 

從民國60年以來,國民所得最高的時期集中在民國85年到89年間,當時的經濟成長率(GDP)曾一度超過6%,平均每年國民所得幾乎都超過13,000美元。其中,國民所得最高時為民國89年,平均每人為14,188美元。不過隨著經濟成長率快速下滑,國民所得也大幅縮水。

 

國民所得提升,消費者物價指數也隨之攀升,今年消費者物價上升率首度突破 3年來的負數,上升率達0.8。也就是說,國民所得增加的同時,物價也變高了。

 

那麼到底10年後,當8年級生成長到23歲時,國民所得及物價狀況又將是如何?根據內政部統計處的陳專員表示,未來的國民所得情形受到許多主客觀因素的影響,包括經濟成長、通貨膨脹等因素,所以無法進行實際預測。不過根據過去10 年來的消長狀況來看,國民所得的成長空間有限,物價卻有逐漸升高的趨勢。10 年後賺的錢不見得比較多,物價增加,加上老年化社會導致負擔變重,8年級生要扛起重擔養活一家子人,相當困難。 

 

一出社會 欠五百萬 

 

黃耀輝博士指出政府大量舉債會害到無辜的下一代。

 

收入少,養的人多,八年級生出社會後,每人肩上就得扛下政府「強迫給予」的五百萬債務。

 

「政府現在還在舉債買武器,有沒有想到埋單的其實是老百姓。現在有工作能力者的平均負債約兩百四十萬元,而且每年持續增加。以後的八年級生會更苦,負債將是現在的兩倍。我不知道他們一出社會的壓力會有多重?至少五百萬元以上的負債,光繳稅就會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。」

 

長期研究國家經濟的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黃耀輝 博士指出,政府赤字居高不下是眾所皆知的事實,還要大規模舉債買武器、搞新十大建設,美其名是為了國家的安全與經濟,卻沒有想到人民的負荷能力。「一個再漂亮的房子要是地基不穩,還硬是要往上加一堆裝潢,這種房子遲早會垮。」

 

黃耀輝接著舉出實際的數字表示,依據國際標準(如IMF),將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各種短期負債、潛藏債務列入債務計算範圍,我國的政府債務實際上絕對超過十兆;而且還有六千億軍火採購、五年五千億十大建設、至少三千億的金融重建基金等還沒計算,政府的債務目前已達十二兆以上,這表示我國財政已經超過GNP(國民總生產毛額)的一○○%。

 

十二兆的負債要怎麼還?當然是要從人民的口袋中拿。以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來說,平均每人要負擔五十二萬元;但實際上,這些錢是要由有工作能力的青壯年來負擔。據統計,台灣目前有五百萬青壯年人口,平均每個人要負擔二百四十萬元,也就是說現在的七年級生一畢業,還沒賺到錢就要負擔幾百萬元的債務。

 

不僅如此,政府的支出扣掉收入後,還以每年一兆多元的天文數字向上成長,如果情況無法改善,十年後成為社會新血輪的八年級生,一出社會就將欠下五百萬元以上的債務。以平均月薪兩萬五千元來計算,不吃不喝要二十年才還得完。

 

政府常說今天不做,明天會更後悔。但這種投資未來的做法,卻沒有想到幫人民的血汗錢把關;過去四年中政策不斷反覆顛倒,錢又不花在刀口上,黃耀輝說,政府的做法讓人感覺只是為了兌現選舉支票,到最後的結果就是債留子孫。

 

新台灣之子 超過6成發展遲緩

 

外籍新娘所生的「新台灣之子」,已占全台新生兒的1/8。

 

目前在台灣的外籍新娘至少超過60,000多人,其中超過半數在結婚1年內懷孕。目前由外籍新娘所生下的「新台灣之子」,已經占全台新生兒人數的1/8 。值得注意的是,根據高雄長庚醫院一分針對門診病人的研究顯示,外籍新娘的子女中63.6%有發展遲緩的現象,這些8年級生將在未來,成為其他人的包袱之一。

 

家住東勢的阿英,從越南嫁來台灣不到1年就懷孕,種植果樹的丈夫,這些年來因為風災以及進口水果的衝擊,收入大減。家裡的經濟每況愈下,一度連養孩子都有問題。於是她跟著丈夫一起在果園辛勤工作,疏於照顧孩子的結果,目前5歲的小欣有發展遲緩的現象,但阿英和丈夫已經為生活精疲力盡,根本顧不了孩子的成長問題。

 

「我也知道小欣怪怪的,可是我們家裡沒有錢,沒辦法。」阿英除了無奈,還有對孩子的歉疚。

 

生於8年級後期的小欣,在家庭經濟匱乏、發展遲緩的情況下,在起跑點就輸人一截了,未來她的成長及社會適應勢必又是一大考驗;更不用說未來要跟其他 8年級生一樣,共同挑起社會沉重的扁擔。

 

像阿英一樣的外籍新娘不在少數。根據調查,外籍新娘嫁入的家庭,有5成以上屬於弱勢階層。由於人口流向都市,造成鄉鎮地區「男多女少」的結果。留在家鄉的男性,又得面對社會地位低落、女性人口不足的窘境;加上女性在挑選伴侶時,會選擇條件比自己好的男性,這使得一些學經歷、年齡、健康或職業條件不足的男性只好選擇外籍新娘。

 

根據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陳文浩的調查顯示,由於外籍新娘在台灣社會中,有環境適應問題與語言文化差異等因素,加上必須在經濟環境低落的環境中養育下一代,使得這1/8的「新台灣之子」複製了上一代家庭的貧窮;不僅是出生時的起跑點已經差人一截,進入社會的後適應力及競爭力也令人堪憂。更令人憂心的是,為數不多的八年級生,除了要面對老年人口增加、國民所得停滯等問題外,還要與1/8的「新台灣之子」共同面對國家負債日增的沈重稅務

 

, , , , ,

Ed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